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放鹤园藏 > 正文

放鹤园与四逸草堂
2015-07-20 10:46:08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放鹤园位于枳沟镇普庆社区原普庆村,南与诸邑古城隔河相望,村前与葛陂—孔明里相邻,西北侧有汉琅琊王墓,附近还有石屋山等名胜,景色秀丽,历史悠久,诸城名士张氏四逸就世居于此,放鹤园乃张氏园林之一。...
  放鹤园位于枳沟镇普庆社区原普庆村,南与诸邑古城隔河相望,村前与葛陂—孔明里相邻,西北侧有汉琅琊王墓,附近还有石屋山等名胜,景色秀丽,历史悠久,诸城名士“张氏四逸”就世居于此,放鹤园乃张氏园林之一。
  
  放鹤园创建于明代,为张氏五祖张泰所建,始时规模甚小,后经张氏累世扩建,最后成为十亩之大的庭院。园内有放鹤亭、二李轩,追远堂、仁寿亭、朴亭及张氏祠堂等设施,并广植松柏、兰竹、藤萝、金杏、文梓等花木。此外,还有放鹤石碑及诸多文人名士的诗句、绘画等刻石。
  
  园名何以谓“放鹤”?相传,张氏五世祖张泰曾结网潍畔,获一白鹤,翅间悬一银牌,文云:“元至正二年再放”。张泰换一新牌,标云:“明正德十二年三放”(两次放鹤时间相差174年,不合情理,究系何因,无从稽考),并在放鹤处立石为碣,筑放鹤亭于石碣之侧,自此日与子弟诵读不辍,终成书香门第。
  
  放鹤亭原为简陋草亭,后经七世祖张邻溪改建为四角、石柱、石瓦等,蔚为壮观,又经三世,张氏兄弟衍与侗再次维修,并请文人名士提额放鹤亭。亭正侧有诸城文士刘子羽草书“放鹤”匾,亭北侧有张侗行书“长者停车”匾,亭柱上刻有益都高士杨涵隶书对联两副:“片石留仙迹,全家读鹤经”、“龙卧松云坠,鹤鸣桐月高”。张衍还亲自撰文《放鹤碑记》,刻石置于园中,石碑追述其祖德,复命其弟张侗以诗和之。诗云:“好古不得歇,千滋乃大深。罟焚清鸟道,鹤去见天心。小子服先德,游人指故林。何年一片石,留得到如今。”
  
  放鹤园为张世训教子弟、洗礼读经之所。张侗曾记之:“祖父孙子,读易习礼片碣前,鼓歌之声满天地。遇岁时伏腊,稚壮随杖者入祠礼毕,以此斑衣酌酒寿杖者,杖者醉为指掌纹说祖德,历历如一日也。”张氏训子孙课读园中,自明至清历时约三百余载,经历十余世,其后代多为孝悌、谦让、乐善、好施以及工诗、善画、精通经史之文人名士,如“张氏四逸”、张氏三黄“等,皆为邑内所知和推重。
  
  放鹤园为明末清初诸多文人汇集之处,海内外知名者达百余人,先后慕名而来,结社赋诗,以文会友,挥毫作书,或题诗,或联句,或题辞,以表达个人避世之情感。其中较有名者有本邑之李澄中、刘子羽。邱元武、邱元复、徐田、赵清、隋平等,还有益都杨涵、王鲁珍,渠丘郭浯滨,乘州李焕章兄弟,渤海李之藻等人。众人文士纷至沓来,致庭园径草不生。除在放鹤园外,还吟咏于庙山桃花洞,会文于卧像山龙潭,讴歌与歇鹤村(今小埠头村)之园圃、歇鹤亭之畔。他们寄情山水,共结同心,留下了很多诗词歌赋、名篇佳句。
  
  放鹤园、亭,历明清两代约三百余载,后因战乱及年久失修而无存。但其遗迹、遗物、碑碣石刻俱存,它既是诸城古老文明的证据,也是反映诸城为“文化之邦“的宝贵资料。
  
  “张氏四逸”,即张侗、张衍、张傃、张佳叔伯四兄弟,四人诗、书、画俱佳。且精通经史及诸子百家,为本邑名士,世称“张氏四逸”。张氏兄弟与清王朝有家仇国恨,誓不仕清。为逃避当世,与志同道合的海外百余文士,共结同心,聚会结文社于放鹤园,诗酒于卧象山谷,遨游于九仙山、五莲山、琅琊台,泛舟于斋堂、沐官等岛屿,留下了不少诗篇佳句。
  
  张侗,为“张氏四逸”之首,字同人,一字石民。少即聪慧,喜读书,家贫无笔墨,常以炭作字,无书即从其父口授文数篇,时时默诵之。年十七补诸生。父丧后家益贫,母严督学问,侗发愤读书,常终夜不寐,终至精通经史,工诗善文,亲作《放鹤亭记》,以昭示子孙。还与兄张衍扩建放鹤园,开辟卧象山谷龙潭胜景,亲率子侄课读山中“若家焉”。他提倡白文(即白话文),虽遭众多文士嘲讽,亦矢志不移,却为难能可贵。侗诲人不倦,有一善必委曲成之,成人之美而后安,常告诫子孙说:“我生平无他长,惟扬善隐恶,成人之美。”他在年80岁时,出片纸示子孙说“学圣贤别无路,止有‘迁善改过’四字。”郭勉屡屡不厌,至五月无病而卒。侗平生著述甚丰,有《<鲁论>言外集》、《<大学>解》、《续<大学>问》、《读书续言》、《三才传》、《四太极图说》、《三古纪略》、《读四子书》、《其楼文集》、《其楼诗集》、《放鹤村文集》等等。
  
  张衍,字溯西,号蓬海,自称“半只道人“,明时诸生。少嗣伯母杨氏。衍素孝悌,奉嗣母若亲母,视诸弟如手足。他与叔弟张侗同庚,入塾同授于一师,还共同扩建放鹤园,开辟卧象山谷,建设家庙(祠堂),课教子孙,二人形影不离,宛若一人,称名于乡里。衍轻资财,重交友,常以鸡黍延客,四方文士多慕名投之。据张侗《同心录》记,家中客无虚日,”戴笠乘车烂盈门,径草不生“。乘州李焕章兄弟来投,寄居放鹤园,衍为二人筑室居之,称此室为“二李轩”。益都高士杨涵工绝句,善画竹,尤以草隶书著称,但其性高傲孤僻,喜黄白术,张衍为其筑室歇鹤村以居之。张衍善写墨菊,每到一地即在石崖、墙壁上用浓墨画菊,行路过之,不闻禾香闻墨香。他写菊更爱菊,在放鹤园光植名菊,常在夜间携酒一壶,花荫弄影,仰偃菊花前。张衍年老不复远游,遂于西村(薛家庄)小河边柳荫处建茅屋三楹,沿河植河蒲,称其屋为“四逸草堂”,与诸弟相聚饮哦,子
  
  孙随之,读书习礼,谈古论今,享受天伦之乐。清康熙四十九年(1710)春,张衍偕挚友重游琅琊台,扪秦残碑李斯小篆为乐,并垂钓紫澜亭,少饮薄醉,忽得微疾,遂逝于琅琊台畔。张衍亦工诗,留世甚多,著有《渐山阁草》卷,此外还有墨菊画卷、菊花石刻等,均藏于诸城市博物馆。
  
  张傃,字白峰,岁贡,不仕清,日与诸兄及友朋吟哦于放鹤园、五莲山、九仙山、卧象山谷及琅琊等地。张傃虬髯长七寸,仪表轩昂,性喜读书,至老不倦。他工诗,诗跌宕,诸兄皆不及,年七十七卒。著有《一柳堂诗集》。
  
  张佳,字子云,少孤。明崇祯十五年壬午之乱,母徐氏罹难。张佳稍长,读书塾中,塾师命题“今之孝者”,张佳挥泪属文,试卷尽湿。明末补诸生,清初以岁贡授贡莱阳训导,不赴。张佳亦工诗善书,日与兄衍、侗、傃及诸友,赋诗放鹤园、卧象山谷等地,以90岁高寿而终。
  
  张氏四逸,为诸城著名文士,留有不少佳作、诗句,它充实了古老的诸城文化宝库。他们的生平已载入《诸城县志》,有关他们的轶事也在民间广为流传,至今尚为人们津津乐道。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放鹤园收藏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