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名家评论 > 正文

马宇清:内美静中参——张卫华先生书法印象
2015-06-24 11:10:2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张卫华,1972年生于山东诸城。这片钟灵毓秀,曾经蕴育了张择端、刘墉等书画先贤的热土,同样赋予了张卫华家学渊源、聪敏颖悟的初始禀赋。受其祖辈父辈影响,张卫华自幼喜读诗书,年少即濡墨习字、临池学书,
  张卫华,1972年生于山东诸城。这片钟灵毓秀,曾经蕴育了张择端、刘墉等书画先贤的热土,同样赋予了张卫华家学渊源、聪敏颖悟的初始禀赋。受其祖辈父辈影响,张卫华自幼喜读诗书,年少即濡墨习字、临池学书,无难怪乎他二十几岁作品就多次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书法展,30岁前就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
  
  卫华祖上有“张氏四逸”,皆善诗文书画,通经史诸子,四方文人贤士多有交游,且常聚“放鹤园”谈书论道,课教子孙,菊华墨香,泽及后人。张卫华常怀祖上之德,因以“四逸草堂”为斋号,以期不忘祖宗高志,自勉自励。当他研究生毕业时,还请导师刘守安先生题“放鹤园”三字以颜其居,彰先祖懿德。张卫华的父亲是村里一支笔,曾临习赵孟頫、王羲之法帖。受父亲熏陶,卫华自幼爱写毛笔字,小学即写大仿,后去烟台求学,结识了宁兰智先生(现任山东省书协副主席,烟台市书协主席,著名书法家),在其指导下临摹《多宝塔》、《九成宫》、《勤礼碑》、《圣教序》等碑帖。后又拜潍坊著名书法家蒯宪先生为师,学习篆隶章草,逐渐理清了书法隶变时期的各种源流变化。其时结体端方,用笔圆劲多变,为他后来个性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调。
  
  学书无不从临摹开始,而通向成功的路径不尽相同:或遍临诸家,每家都得其法则,形神兼备,如“集古字”,而最终取各家之法以为己有,成自家面目不与人同;或者一开始便具备自己的个性风格,不断从历代碑帖中汲取营养,丰富自己,积淀既久,卓然成家。张卫华似乎更像后者,他是理性地研究每个朝代的书风,从中寻找出书法演进的规律和整个时代书法的风貌,追源溯流,从总体方向上确立自己的路,无论碑、帖,无论何家何派,各取长舍短,而不拘泥于一家一派,一点一画,他尽管临摹过很多碑帖,在创作中却融为一体,很难说是哪家的笔墨技巧、章法布局,最近看他临摹的《兰亭序》,多取神取意,神超理得,有自己的主张。这是他学书方法上的过人之处。
  
  据说唐太宗见到王羲之的书法,说他一定是风流倜傥、气度不凡的高人雅士。中国素有“书如其人”之说,虽多指人格精神,但并非与容貌无关。我是先认识卫华后见到其书法的。若干年前在中百美术馆看到张卫华的书作,感觉其书风正契合了温文儒雅、恬淡清逸的张卫华。整幅作品空灵疏朗,娴静自然,没有时下崇尚的“麻辣烫”式的冲击力,乍看似漫不经心,细细品评每一幅点画都十分精到,线条不激不厉,不温不燥,字与字之间多取意连而不实接,行与行之间疏疏密密不同组合,静中有动,柔中含刚,潇散恬淡,如行云流水,构成了书法空间布白和神韵内美的和谐统一,赏心悦目,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意态,如山间之清溪,出水之芙蓉。
  
  老子曰“大道甚夷”。张卫华在纷纭繁杂的书法趋向中,立定精神,走的正是书法的大道、正道。他的行书师法二王一脉,在书法风格上崇尚晋韵。在读研期间,他去故宫武英殿看《故宫藏历代书画展》,感悟到宋书以后笔法粗疏荒率,法度渐失,愈觉晋书堪为圭臬。近几年在张荣庆先生指导下专攻二王楷书、行书,对《十三行》、《集字圣教序》、《兰亭序》有了深入的精研与体悟。其行书虽以唐楷筑基,汲取颜之宽博、米之意韵、汉隶金文之凝重,而始终以二王之倜傥潇散、平和蕴藉为主调,随机生发,力求出新,典雅闲适,朴茂自然,营造出一种清远简淡的自然境界。这在作品中表现为灵活多变的用笔技巧、沉着畅快的行笔方式和典雅遒丽的艺术格调。在用笔、结字、章法、意境上,他追求一种大效果而不斤斤于点画的精到与规整。线条的圆转、墨韵的清新、气脉的连贯、虚实的对比、穿插揖让的巧妙自如以及情感的自由抒发、浓郁的书卷气息,构成其作品的整体美感和深厚内蕴。其隶书以《礼器碑》、《张迁碑》、《曹全碑》、《石门铭》、《西峡颂》、《衡方碑》等碑为主,借鉴邓石如、吴昌硕等人的笔法,并参合两周金文、先秦石鼓文、简牍帛书笔意,以兼融并取的态度广取古今名家之法,行笔沉厚、圆劲,带有浓重的行意,很强的书写感,富于变化的节律,在通篇的黑白分割中,不仅突出了大、小块面的黑白对比,也平添了骨格清秀、点画遒美的风神,沉静古厚的韵致。
  
  才情发之于禀赋,而润之以学养。张卫华是幸运的,不仅仅因为他成长于文化氛围浓厚的环境,更重要的在于他出众的才情、悟性和学养,他似乎“一超便入如来境”,几乎一开始就领悟了书法的真谛,并一如既往地沿着自己的道路前行。他治学严谨,深知临池为读书之余事,着力于书外功夫的锤炼。他深知书法是小道,文化才是大道。书法的最高境界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滋养,只有深深扎根于传统文化这块土壤,才能成长出绚丽的奇葩。他爱读国学经典、文史精粹,凭窗夜读,手不释卷。他文笔清丽,经常写一些散文、读书札记、书法评论和咏物怀人的诗词。2000年论文《从当代隶书名家创作得失谈隶书发展现状》入编《山东省书法理论研讨会论文集》。2012年考取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艺术硕士,得到当代书法大师欧阳中石先生、刘守安先生等博导的教导,理论与创作进一步提升。完成的硕士学位论文《陈介祺楷书简论》,对陈介祺的楷书分小楷、行楷、大楷,从点画、结字、章法等基本特征和整体风貌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析论述,其中多有创见,是迄今为止对陈介祺的楷书论述最具体精微的专论,受到导师的肯定和赞誉。
  
  点画布白是书法外在的美,内美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,须以才情学养于静中参悟得之。张卫华为人则沉静平和,为书则神清骨秀,人品如书品,得“清静”之内美。清人翁同龢有联曰:“每临大事有静气,不信今时无古贤”,卫华正值不惑之年,富于春秋,而今根基筑就,百尺竿头,或可与古人争一席之地。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莹波:静雅空灵说卫华